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论点 > 【学者论点】徐旭初 : 空壳... 返回
【学者论点】徐旭初 : 空壳合作社一定要清理吗?
作者:徐旭初     来源:农民日报     日期:2018-12-11  浏览:100

近来,《新京报》刊出了题为“八成合作社成空壳,‘官民配合’套补贴该严查”的文章,有关学者也提出了“空壳农民专业合作社问题不容乐观”的问题,一时间,关于空壳农民合作社可谓众议纷纷、谤声一片。在合作社发展数量持续快速扩张,目前总量已超到200万家的背景下,存在大量的空壳合作社确实令人侧目,更关系到我国农民合作社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为此,笔者作为一个合作经济的研究者,也来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


一、关于空壳合作社的现状

什么是空壳合作社?就是“那些有名无实、没有开展任何业务活动的”合作社(苑鹏,2018);也即,没有实质性运营,甚至都没有相关组织构件的合作社。

毋庸讳言,空壳合作社现象确实存在,近年日盛,不容乐观。根据笔者长期从事合作社研究的亲身调研经验,我国农民合作社中,少数是规范的,多数是不规范的;不规范的合作社中,又有运营正常但不规范、运营不正常也不规范、空壳的三类。根据苑鹏教授主持的课题组对812614家农民合作社和98个县(市)市场监管部门的调研,初步发现:“这些地区普遍存在着空壳社的现象,部分地方比较严重,空壳社数量占已注册合作社数量的一半以上、甚至占绝大多数。”

在此,还有必要指出,农民合作社发展中实际上有三个问题:一是规范的合作社不一定有效益,这是要破除合作社“迷思”(即思想误区)的问题;二是如何看待不规范的合作社,也就是合作社的“异化”问题;三是如何看待空壳合作社问题,也就是本文讨论的问题。

二、关于空壳合作社的产生原因

空壳合作社大致有三方面产生原因。其一,合作社发起人的投机主义动机使然。通过组建和注册一家空壳合作社,农民发起者期望获得政府财政补贴、项目扶持,企业发起人期望获得税收优惠、项目扶持,甚至也有一些农业经营主体未必冲着政府扶持,就是想注册一家合作社以备以后有用。其二,政府部门政绩偏好和考核压力使然。许多地方将合作社数量作为考核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指标,这就促使从事政府部门机会主义地只管组建、不管运营,而且往往以财政补贴诱导组建合作社。其三,工商部门的合作社注销制度繁琐也是一大原因。

这里的问题在于,我们讨论空壳合作社,是不是要根据作为发起人的某种市场经济主体的动机来评判其行为。显然不能。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任何市场主体都是本着自利的偏好和出发点进行相关市场行为的,我们并不能简单地根据其动机来对其做出道德判断。换言之,我们不能道德化地指责合作社发起人的投机主义行为,而只能更多地评判在合作社组建中的政府行为。

近年来,政府日益对合作社发展表现出从主体化到载体化的期待,亦即,从开始将合作社视为农业经济发展的经营主体,逐渐对其附加诸多外在的非效率的制度性期待,并以相应的政策环境加以引导(或诱导),进而使其日益成为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政策载体,而且日益将合作社发展纳入基层政府或相关部门的考核体系中。譬如在如今的扶贫攻坚中,各地为落实产业扶贫任务指标,往往热衷于组建扶贫合作社,强行将龙头企业和贫困农户扭在一起,也正如《新京报》刊文所说的“村民‘挂牌’领补贴,官员‘靠牌’表政绩,各得其所,心照不宣”。显然,为了实现合作社的载体作用,也为了完成由上至下的相关考核指标,基层政府或相关部门倾向于努力引导、扶持甚至直接介入合作社的组建。可以说,政府部门对合作社的载体化期待以及相关考核机制是空壳合作社的主要产生原因之一。

三、空壳合作社真的需要清理吗?

问这句话显然有悖公议,但还是值得一问。

从国家工商总局获悉,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实有个体工商户6579.4万户,私营企业2726.3万户;我国新设市场主体2017年日均5.27万户,其中,个体私营小微企业占96%以上;2017年我国新设个体工商户1289.8万户。不妨设想一下,其中是不是存在着很多空壳公司、空壳工商户?答案无疑是显然的。我们怎么没有对空壳公司、空壳工商户那么义愤填膺呢?我们怎么没有提出要清理空壳公司、空壳工商户呢? 

毋庸置疑,空壳合作社确有较大的负面影响。一是,分散了比较有限的财政扶持资源;二是,破坏了农民合作社的社会形象;三是破坏了政府的社会公信力。其中,尤以后两者为甚。但细细想来,这些责任,其实主要并不在空壳合作社,而是因为人们对合作社附加了过多的道德想象和社会责任,因为政府对合作社提供了财政扶持。

如果我们除却对于合作社的道德期许和政绩考核,那么,就要慎提清理空壳合作社,多提激活空壳合作社。所谓清理之说,似乎较多管理主义之嫌,较少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之意。当然,如农业农村部新近提出提升农民专业合作社质量提升行动,在30个试点县开展“清理整顿一批、规范提升一批、提升壮大一批”行动,也属正道。总之,空壳合作社虽然不合意,也有负面影响,但也不必杀声震天,还是要留出生路、促其发展、助其成长。实际上,当因组建合作社就能获得政府财政扶持的预期普遍消除,当工商部门的合作社注销制度大大简化,空壳合作社必将自行减少。

四、几点建议

首先,如果只看到今天而不看到未来,只看到不足而不看到长处,这是片面的,因此,还是要充分认识农民合作社在农业农村发展中的独特地位和关键作用。在积极探索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的背景下,在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过程中,合作社作为现代农业经营主体、服务主体必将越来越显现出核心作用,必将在农业社会化服务、农业纵向一体化、农产品质量安全、农产品品牌化建设、农业电子商务和智慧农业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其次,应取消对合作社发展数量的考核要求,弱化对合作社的专项财政扶持(改为面向所有农业经营主体),简化合作社注销制度。

再次,应加强对合作社组建、运营和组织建设的辅导。可以建议意欲组建合作社的农业经营主体现行学习《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接受合作社辅导员的辅导。

此外,从长远计,应加强合作社的社员建设,尤其要加强对普通农民群众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普法教育工作。

总之,要理性看待空壳合作社现象,慎提清理空壳合作社,努力发挥合作社的组织农民参与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关键作用。

 

                          作者系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

 

中心动态 更多>>
资料共享 更多>>
合作名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