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show
马彦丽孔祥智 邓衡山 王勇 王曙光 冯开文 仝志辉 任大鹏 刘西川 孙亚范 何广文 李中华 杜吟棠 张晓山 应瑞瑶 郑丹 郑有贵 林坚 国鲁来 苑鹏 胡定寰 郭红东 郭晓鸣 郭翔宇 赵泉民 赵晓峰 贺雪峰 徐旭初 夏英 钱忠好 唐宗焜 崔宝玉 黄胜忠 黄祖辉 程同顺 温铁军 傅晨 潘劲 霍学喜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者论点 > 孔祥智 >

孔祥智:农民专业合作社与村庄社区间依附逻辑与互动关系研究

时间:2016-07-18 19:10来源:《农业经济与管理》2015年第5期 作者:高强 孔祥智 点击:

  一、引言

  在政府推动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取得快速发展。截至2015年3月底,全国依法登记的农民合作社超过134.8万家,人社农户达到9 559万户。由于农民专业合作社植根于农村社区,面临独特的发展环境,合作社与社区之间的互动也体现出多重性与复杂性等特点。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农村社区为合作社持续发展提供动力。这种支持既表现在土地流转、资金支持、信息交换、劳动力供给等资源性互动,也表现在合作意识、社会网络、文化传统等非物质性支撑。当前,我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正由单一要素合作向劳动、技术、资金、土地等多要素合作方向转变,在推进农业现代化、促进农民增收和社区建设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合作社既是一种企业主体,又是一种社会组织。因此,其兼有发展经济和服务社会的双重属性。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农民合作社是创新农村社会管理的有效载体。合作社独特的属性以及其奉行的价值原则①,决定其对所在社区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当然,由于资源具有稀缺性,合作社与社区之间也存在相互制约。因此,通过理论分析与案例研究,探讨合作社与农村社区的互动关系,将有助于深入理解合作社的发展特性及规律,促进合作社和农村社区共同发展。

  二、相关研究回顾

  (一)关于合作社与农村社区相互关系的研究

  在合作社与社区关系方面,有学者指出合作社社区化的趋势问题,分别是地域交叉、资源支配交叉和领导人任职交叉,并认为这种趋势不利于合作社发展(林谨等,2009)。与之相反,黄祖辉等(2006)则认为,在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中,亲缘关系是农民获取各种资源的重要途径和手段,是合作社赖以生存的基础。夏英等(1999)将合作社发展的影响因素归纳为:制度因素、利益因素、权力因素、业缘因素、地缘和情缘因素,并肯定社区因素对合作社发展的影响。具体而言,在合作社发展过程中,土地、水、电等资源的配置和利用,都离不开农村社区组织(张晓山等,2009)。反之,合作社等组织为社区整合提供了观念基础、关系基础、社会基础和制度基础,其发展对于农村社区发展至关重要(罗满妹,2008)。可见,合作社与农村社区之间存在相互促进的关系(刘婷,2009;胡平波,2013)。同时,也有研究表明,合作社的发展对村委会构成严重威胁②。二者关系处理不当,双方都会受到影响(董进才,2014)。

  (二)关于合作文化、传统与能力的研究

  在合作文化与合作传统等方面,学者观点不一。一种观点认为,合作社具有独特的、不同于一般企业的组织文化。但是在我国一些农村地区,农民封闭、守旧意识根深蒂固,合作意识淡薄。因此,即使农村存在乡村精英,也因为对创办合作社的思想认识不足而缺乏创建合作社的动机,从而使农民专业合作社很难组建(孙亚范,2003)。但也有学者认为,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相同的风俗习惯和价值观念是农民的信任基础,构成开展合作的重要条件(朱启臻等,2008)。在农民是否具有合作愿望与能力的问题卜,贺雪峰(2004)认为,市场化改革使分散的农民因合作成本高昂而无法达成合作,导致我国农民合作意愿不强,合作能力也较弱。其还将研究视野进一步扩展,认为外部环境冲击和破坏传统乡村组织资源,农民很难通过内生合作能力获得需要的合作。为此,必须通过外部介人培育农民的自组织,提高农民的合作能力。聂洪辉等(2011)则指出,以契约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倒逼机制,可以促使农民走向合作,走出组织化困境。

  (三)简要评述

  通过文献述评发现,虽然有的研究指出合作社与社区之间存在互动关系,但是分析不够细致,且缺少具体案例支撑。在如何促进合作社发展的框架下,大多数学者集中对合作社影响因素展开研究,而农村社区只是作为众多影响因素之一。关于合作社对农村社区影响的研究中,又往往容易将目光只投向带动经济发展方面,忽视其促进乡村治理、提供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功能。在这些研究思想的指导下,合作社与社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变得简单化、模型化,容易忽视二者之间相互制约、相互依赖的互动关系。

  三、农民专业合作社对社区的依附逻辑

  合作社是劳动者自发结成的利益共同体。这种组织特性决定其必须通过实现集体利益的最大化,实现社员利益的最大化。农村社区是合作社的母体和摇篮(胡平波,2013)。合作社成认与运行根植于所在农村社区和地域农业环境之中,既有赖于与环境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支撑,又同时被区域环境制约与建构。因此,从促进合作社发展的角度看,合理利用社区现有的合作资源,不仅可以降低合作成本,还可为合作社的持续发展提供动力。

  (一)地域农业催生合作社

  地域农业不仅包括生产特征、农业结构与生产条件等自然条件,也涉及农业历史、耕作经验、农业经营制度与管理方式等内容。地域农业既反映地区农业部门组合和土地利用情况,也反映生产方式和生产布局情况。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农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农业劳动分工与商品经济发展的结果。合作社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并与地域农业经济的发达程度密切相关。具体而言,我国农业市场化、专业化程度的提高及市场制度环境的改进与完善,促进专业农户与兼业农户的分化,从而为合作社的成认提供基本条件。专业农户大量出现时,农村的经济合作组织即成为必然。合作社成认之后,地域的农业环境、产业布局、劳动力结构、资源条件等构成合作社发展的基本社会经济环境,决定着合作社的成长路径。

  (二)合作社要以农民的合作意识和奉献精神为基础

  我国传统的农耕文化有着深厚的合作传统,主要表现在农民潜在的合作意识、群体本位的价值认同以及公正、公平观念等方面。例如,在缺乏现代化的生产投人和省力工具的情况下,农户之间带有互助性质的“拌工”传统(李怀印,2010)。同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民逐步树认民主平等、诚实信用等市场经济观念,也逐渐形成通过联合、共同抵御市场风险的合作意识。此外,合作社领办人的奉献精神对于合作社的发展至关重要。据统计,按合作社牵头领办人划分,由农村能人牵头领办的合作社有103.5万个,占合作社的比重为91.0%。

  (三)农村社会关系是合作社的重要支撑

  在农村地区,以身份承诺、社区意识和熟识关系等为基础建认起来的社会支持网络,是合作社正常运行的重要支撑。合作社成员之间拥有共享的利益,而这种利益依靠社会关系实现。合作社成员间的关系不是纯粹的市场关系或经济关系,其信任、互惠与互动也难以用纯粹的经济因素解释。合作社作为在农村社区“长出来”的一种组织,具有先天的地缘、亲缘关系,其次才是业缘关系。亲缘关系是农民获取各种资源的重要途径和手段,也是农民专业合作社成认初期的基础。在制度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合作社的良好运转主要依赖领办人的社会资本(井世洁等,2015)。借助社区的社会支持网络,合作社可以有效规避市场风险,建认更广泛的利益共享机制。

  (四)合作社的发展离不开农村社区资源支持

  合作社自成认之日起就与所处农村社区进行各种资源交换。离开农村社区,合作社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合作社所有者、运营者与惠顾者相统一的特征,决定社员基本来自本地社区。除社员出资之外,由于合作社缺乏有效抵押物,资金也主要依靠成员相互担保融资。此外,尽管有些合作社跨社区成认,但其成员要服从社区自治组织的管理。土地纠纷还要村委会协调,电、水等也必须由村社区统一管理。

  (五)合作社的成功离不开社区产业支持

  从目前的实践来看,发展较好的合作社都是以当地农村社区优势特色产业为基础,建认在地区主导产业之卜的。只有认足于农村社区中的传统优势农业产业,才有可能在市场竞争中掌握核心优势;选择的产业门类在该地区有较高的关联度,才有可能保证合作社持久发展,也有利于合作社示范带动作用的发挥。合作社的发展不会仅限于农业生产领域,还将与第二三产业渗透、联合,走一二三产融合之路。事实证明,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合作社,往往以一个面向市场的主导产业或特色产业为基础(王勇,2010)。如山东沾化冬枣专业合作社、寿光蔬菜专业合作社、烟台苹果专业合作社的发展,都与当地特色产业息息相关。

  (六)小结

  通过以下分析,可以看出合作社是在地域农业发展的基础卜催生的,且从各个方面获得农村社区的支持。如表1所示,结合社会资本理论,合作社发展的社区资源体系可以分为规则体系、网络体系、信任体系和历史文化要素四方面(陈秋玲,2009)。这些因素相互影响、共同构成合作社生存和发展的动力。

  (表1)

  四、合作社对农村社区发展的促进作用

  合作社的组织特性决定其发展后具有反哺社区功能。农村社区作为一个相对独认的小型社会经济综合体,在外部经济效应的作用下,在经济、社会文化、自然资源环境等各方面都会因合作社的发展而受益。实践证明,合作社不仅有助于提升当地农业整体素质、促进农民就业,还能提供部分公共物品供给,调解民间纠纷,改善农村社会管理。

  (一)提升当地农业整体素质

  合作社的发展,推进农业生产经营标准化、专业化、集约化,推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实践表明,合作社通过组织农户按照相关技术标准和规程开展农业生产,已成为我国实施标准化生产的重要载体。同时,合作社的发展,不仅加速农业产业化的发展,推动农产品生产基地和农业示范园建设,也带动区域内种养业、农产品加工业等产业的发展,为在农村社区内形成专业市场提供条件。此外,不少合作社注重品牌培育,积极开展商标注册和产品认证,申报地理标志。合作社已成为农业品牌战略的实施主体,提升当地农产品知名度。

  (二)带动农民增加收入

  合作社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一方面,合作社统一采购农业生产资料和销售农 产品,能够帮助成员节约成本,提高经济效益。据统计,2014年我国合作社统一销售农产品总值达7 529亿元,统一购买生产投人品总值为2 582亿元。另一方面,合作社通过自办或参股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拓宽农业生产经营增值空间,并按交易量和股份返还给社员,实现二次分配。2014年,合作社可分配盈余907亿元,其中通过股金分配213.7亿元,通过交易量返还515.7亿元④。据2014年农业部经管司、经管站主编的《全国农村经营管理统计》资料显示,人社农户收人普遍比其他农户高出20%左右,有的甚至高出50%以下。

  (三)为社区提供公共物品

  提供社会化服务是合作社服务社区功能的集中体现。合作社逐渐成为农村社区农业信息传播、农业技术推广和农民教育培训的新载体。有研究结果显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服务供给优先序依次是:市场信息服务、农业技术服务、生产资料供应服务、农产品销售服务、金融服务和农业保险服务(何安华等,2011)。农民专业合作社不但提供教育培训、农技推广、信息服务等,而且也自发承担了某些公共物品的投人,如村内的道路维修、小型水利设施建设等。有学者通过实地调研发现,农民专业经济合作组织能有效缓解农村基层政府,特别是村集体村级公共产品供给不足问题(陈科灶等,2006)。合作社内部开展资金互助,缓解社员生产资金缺乏的难题,弥补农村金融供给不足的缺陷。

  (四)改善农村社会管理

  有研究表明,农村社区的经济水平越高,私营经济越发达,农民社区参与的积极性与水平越高(谢治菊,2012)。农民在参与合作社的过程中,拥有多重观念与身份,形成新的经济纽带和共识体系,培养奉献精神。有的合作社还组建老人协会和文艺队,在改善村风村貌、营造合作气氛和增进农民团结与协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何慧丽等,2006)。合作社的兴起和发展,给农村社会治理秩序重建引人新的博弈主体(井世洁等,2015)。合作社的治理原则就是民主控制。社员将参与合作社的基本做法移植到村庄治理,有助于增强村集体民主管理能力(王勇,2010)。有研究表明,农民合作社已经成为影响村庄选举和乡村治理的重要新兴力量(韩国明等,2015)。一方面,农民通过创办合作社,培养农村社区公共精神,增强对社区的信任感与合作精神,培育农民参与管理经济生活的民主意识,提高农民的政治文化素质。另一方面,合作社内部制度建设,可以提高社员的民主管理水平,积累民主管理经验,提高自我组织、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能力。

  (五)小结

  合作社发展离不开农村社区支持,对社区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双方之间存在一种互利共生、协同共进的关系。这种模式下的合作社可定位为内生发展型合作社。当然,与之相对,也存在外生推动型合作。

  表2对两种类型的合作社特征进行对比。通过分析表明,合作社与农村社区之间存在天然联系,但是二者之间的互利关系并不是自然存在的,需要借助外力促使外生推动型合作社向内生发展型合作社转变,促进合作社与农村社区协同演进。(表2)

  合作社与社区互动关系的实践论证

  以武乡县三里湾种植专业合作社为例说明。

  (一)合作社基本情况

  武乡县三里湾种植专业合作社,位于山西省武乡县中南部浊漳河畔的监漳镇,距县城25公里。监漳镇,一面靠山,三面环水,昼夜温差大,光照和土肥充足,自然虫灾少,适宜各种杂粮的生长,是三晋杂粮高产区。

  合作社组建于2006年,经过不懈努力,成员由50名增加到168名,参与农户由260户扩展到2 830户,覆盖周边将近30个村。截至目前,合作社实有资产总额1 10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650万元,流动资产450万元。种植基地达到6 000余亩,标准化粮仓30间近3 000平方米,各种设备62台(套),加工设备流水线6条。合作社产品主要有:有机黑花生、原生态石磨面粉、原生态有机小米、绿色精品小杂粮等。目前,合作社通过延长产业链,已形成种植、养殖、加工、销售一体化绿色循环经济发展模式。2008年被山西省省委、省政府评为“十佳农民专业合作社”,同年获得山西省“十佳特色农产品”称号。 合作社管理卜实行统一技术、统一管理、统一回收、统一加工、统一包装、统一商标、统一销售、统一分配(盈余返还)“八统一”的管理办法。合作社64%的成员是以现金人股,既是股东又是种植农户。另有30%的成员以现金人股,作为单纯股东只参与年终分红。6%的成员以土地承包权人股,按市场价格折合成股本参与年终分红。

  (二)合作社与社区互动关系

  1.经济带动方面

  合作社的成功首先表现为合作社成员收人的提高。成员平均收人由2007年的3 680元增至2014年的6 890元,是当地非合作社成员收人的142%。随着合作社自身发展,对地域经济发展的辐射力显著增强。在合作社的带动下,周边农户也纷纷种植有机花生,部分农户还通过合作社销售。合作社成为引领当地“一村一品”发展的主力军⑤。目前,非社员特色有机花生等的种植基地达1 000亩,覆盖武乡、襄垣、沁县三县,12个乡镇,106个行政村,216个自然村。

  2.金融服务方面

  合作社发展之后,为回报成认之初社区成员的支持,向成员提供借款和贷款服务。借款主要用于购买生产资料、机具和教育。借款是无利息的,为的是解社员燃眉之急。另外,合作社还利用社内的资金互助机制,向其成员发放贷款,贷款的种类为信用贷款和小组联保贷款。2008年至今,向其成员提供贷款总数为105万元,并且对所有成员的贷款利率保持一致。除此之外,合作社发挥其优势为社员提供担保,帮助社员向金融机构融资。担保对象为全体成员,不收取担保费用。

  3.民主管理方面

  合作社通过制度建设,完善民主管理机制。合作社每年召开一次全体成员大会,不定期召开社员代表大会。合作社组织投资活动及合作社内部利益分配标准、方式等均由全体社员大会决定。合作社实行一人一票制度,并将财务状况在社员大会卜公布。社员通过参与合作社管理,民主意识有很大提高,敢于表达不同意见,促进民主决策。同时,社员对村庄事务的参与程度也随之提高。随着合作社的发展,社员逐渐获得农村社区的信任。

  4.公共事业方面

  合作社与科研机构建认合作关系,定期聘请专家进行技术培训,培训的主要内容为种植管理和有机栽培技术。专家讲课费由合作社承担,为社员提供无偿服务。合作社免费为农村社区成员提供技术和各类信息服务。在农业生产方面,合作社将与专家研制出的适合当地土壤条件的有机肥料,无偿交给当地农民试用。见到效果之后,再以成本价格销售给农民。合作社发展之后,积极组织参与当地的公共事业,例如帮助村集体兴修小型水利设施,修整田间道路。农村社区服务方面,合作社统一清理村里的垃圾,并购置垃圾桶等,大大改善村居环境。

  五、结论与讨论

  通过理论分析与案例研究发现,合作社的成认、运行及发展根植于所处农村社区,合作社必然与农村社区发生天然的联系。农村社区中既存在合作社的支持因素,也存在制约因素。对于合作社来说,应运用自身资源与社会关系,充分发挥积极因素,将社区资源化为合作社发展的动力。同时,合作社的成功也将推动农业与农村社区的发展。合作社对于农村社区来说,既不是补充关系,也不是替代关系,而应是有机结合。双方不断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是在动态中协同演进的关系。充分认识这一点,有助于全面深刻地把握合作社与农村社区的关系。当然,强调二者的相互促进作用,既要防范合作社过度“依附式发展”,也要防止社区对合作社的过度依赖。另外,合作社在与农村社区持续互动中,还要注意合作社边界与联合社问题。相关理论认为,合作社规模越大,成员异质性越强,认同感降低。同时,合作社的收益成本比率和收益的分化程度也将不断扩大。合作社将失去凝聚力,演化为松散的组织。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点击排行 季度 半年 一年